<span id="nbbzx"></span><noframes id="nbbzx">
<span id="nbbzx"></span>

<noframes id="nbbzx">

      <em id="nbbzx"><span id="nbbzx"></span></em>

      饒平三饒鎮南聯村南山總兵府遺址

      2020-02-01 來源:三饒信息網 作者:余寬 
      總兵府座南向北,府前有一口十七八畝水面的池塘,能養大魚。總兵府主體結構乃府第式,共三進、三大廳、八小廳、四正房、十六偏房。

        

      有一個孤零零的大石門,騎馬可以自由進出,也只剩下三根大石柱,豎二根,橫一根,空蕩蕩,萬斤重擔,卻風雨不倒。

      我們不知道這是總兵府第幾道門,聽說這是第三道門,如果一重門及二重門還巍然屹立,那才叫壯觀威武,高高的臺階,排場的戲臺,都人為地破壞才毀了。橫擔的石柱,左右對稱還有兩個篆刻官簽,也許就是“福祿”兩字。

      福祿何處去,府墻向天泣。

      中廂房廳前天井中,還有水井兩口,蘇打味濃了,如果略加處理,還可以飲用,可村民們已用上了自來水,故把水井蓋了。

      如今的總兵府遺址,住人只四五家(土改所得)。建筑物大部分已支離破碎,或者讓牛睡覺,或者種萊,或者干脆荒蕪。昔日富麗堂皇的府第,如今成了牛棚,令人感慨萬千啊。歷史所開的玩笑,沉重而又詼諧,致人思想梗阻。總兵府關牛還不安全,盜牛賊夜間出沒,不擇手段。  

      張瑞漢的后裔在哪里,他又埋在何方?衣冠冢倒被挖了幾個。

      翻開《饒平縣志·行伍》第一人:張瑞漢,南山鄉人,署南雄、韶州兩府總兵,遷江西南安府總兵,掌伯印,赦贈榮祿大夫,陛授福建汀州府總兵。

      南山,即饒平縣三饒鎮南面的天馬山。

      南山張人都把總兵府叫做“平南王府”,我沒法從書本上找到證據,也許是“平閩王府”,因為張瑞漢是平定福建詔安烏山寨而發跡的。大量的書匾及資料毀于“文革”,在南山中,很難從文字上找到有關總兵府的蛛絲馬跡了。

      張瑞漢是一個孤兒,原名張宗文,南山張氏九世孫,父母早亡。他如何實現“從奴隸到將軍”的飛躍,又大規模建造“王府”,生卒年月日辰,是人是賊,是清是貪?如今都成了一個謎。

      總兵府座南向北,府前有一口十七八畝水面的池塘,能養大魚。總兵府主體結構乃府第式,共三進、三大廳、八小廳、四正房、十六偏房,跟“大哥”吳六奇〔1607—1665年,字鑒伯,號葛如,綽號吳鉤,海陽縣豐政都湯田(今梅州市豐順縣豐良鎮南廂大衙)人。幼讀詩書,廣涉經史。嗜酒好賭,蕩盡家產而充為郵卒。后浪跡粵閩江浙。在浙江海寧,遇名士、孝廉查伊璜贈資遺歸,并薦入伍。糾集鄉勇,稱雄鄉里,鎮壓義軍,成了地方軍閥,為明廷賞識。萬歷帝封他為總兵。1650年率部降清,得到順治皇帝的破格賞賜,授掛印總兵官左都督、太子少保、晉少傅兼太子太傅。歿后贈少師兼太子太師,賜謚順恪。為金庸小說《鹿鼎記》中大力將軍吳六奇的原型〕的少師第一模一樣,寬三十多米,深八十多米。不同的是吳六奇少師第用青磚建筑,張瑞漢總兵府的墻壁、地板全部用貝灰、河沙等材料夯筑,堅久耐用,美觀大方。墻基寬三尺,墻腳為一尺二寸,墻尾八寸。相傳總兵府毀于烏山寨的“賊仔賊孫”,而大量府墻則毀干公社化時期,桃子園溪裁彎取直建設水利工程采用了總兵府鑿下來的大量墻體和石材。除了主體建筑之外,還有寬廣的花園、避暑山莊、涼亭、水閣、金魚池等等,據說避暑山莊的屋頂蓋的琉璃瓦,莊后的山泉水,清澈如鏡,帶著小狗蝦沖沖從瓦槽中流過,然后沖進金魚池。游魚樂哉!

      相傳張總兵原意要把總兵府建于城內今東門打破鼓一帶,與縣衙毗鄰。替他回鄉督造“王府”的總管收受了賄賂,終于自作主張把總兵府建造在張瑞漢的出生地。

      南山鄉那時才一二十丁口,以至于張瑞漢死后,總兵府被毀而沒有人敢于出來抵抗。

      從總兵府大門到避暑山莊,足足有五六百米,如今地基概貌還清晰可見,建筑的規模及設計構造令人嘆為觀止。

      九十年代初,那時門口及屋后的旗桿夾及大石門也被撬掉,孤零零又殘缺不全地躺在臭水溝邊,令人感到惋惜又無可奈何。

      隨著總兵府、縣、進士等所贈牌匾的失落,族燒毀,關于總兵府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也徹底消失了。從此,總兵府遺留下來的已蕩然無存,還有的,就是那幾片高高的府墻,黑著臉,迎風嘆息。

      如今如果你到府前府后走一走,看一看,望一望那謎宮一般的交叉灰墻,還有那九曲回腸似地排水溝。心中酸楚,久久不能平靜。

      剩下的,也只有迎風嘆息。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Copyright 2008 www.italphilosophy.cn. 饒平之窗 版權所有
        澳门线上真人app大全 - 澳门线上电子平台技巧